当前位置: 云南房网 > 资讯中心 > 云房杂谈 > 正文

恒大与贾跃亭互撕背后 对法拉第未来控制权的争夺

第一财经日报       2018年10月09日 09:04   我要评论
分享到:

恒大与贾跃亭互撕,背后根源在于对法拉第未来控制权的争夺。

10月7日晚,恒大健康的一纸公告让贾跃亭再次成为“负心汉”。恒大健康指责贾跃亭单方面要求撕毁协议,半年就将恒大注资的8亿美元挥霍殆尽,在要求恒大注入7亿美元新资金未果的情况下,向港交所提出仲裁。

对此,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下称FF)10月8日午后发表声明称,其试图摆脱恒大的唯一原因是,恒大没能够履行承诺和支付事先同意的款项。恒大不应该一边扣留款项,一边阻止FF接受其他投资。

事实上,根据双方的对赌协议,如果FF无法在2018年年底前完成量产目标,或者说一旦恒大认为贾跃亭没有能力履行职责,那么贾跃亭的投票权就将转让给恒大,从而失去对公司的控制。

半年花掉8亿美元

目前矛盾的焦点在于,恒大和FF针对补充协议中所说的“满足付款条件”各执一词。恒大方面称,FF并未履行此前承诺的付款条件,因此扣留其款项;而FF方面则表示,公司和贾跃亭均已如期完成了今年7月投资方提出的三方协议中要求的全部支付条件。

针对“补充协议”中到底涉及了哪些条款细节,双方均为给出说法。FF方面回应第一财经记者时说道:“因为涉及到仲裁,更多细节不便透露,以官方声明为准。”

双方的另一个矛盾焦点是,贾跃亭是否利用其在Smart King公司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对公司进行操控。恒大方面认为,贾跃亭在时颖已经履行相关协议项下责任的情况下,利用多数董事席位对其提出仲裁,严重伤害了时颖及其股东的权益。FF方面则对操控Smart King的说法进行反驳。“贾跃亭和任何人都没有操控董事会,来达成这些协议。”FF申辩道,“恒大从一开始就非常清楚这笔待支付的款项是用在哪里的,以及何时需要支付,这事关FF91明年的量产计划。”

半年就大手挥霍掉8亿美元,恒大和FF是否对这一财务支出事先达成过协议,目前也不得而知。但在FF前CFO Stefan Krause看来,半年花掉8亿美元,这实在是太“疯狂”。Krause在任时就曾因贾跃亭对财务方面糟糕的管控提出异议,并最终因与贾跃亭的矛盾激化离开FF。此前,Krause拥有良好的财务管理记录。

根据FF的声明,恒大一方面对应支付的款项进行扣押,另一方面又不允许FF向其他投资人融资,因此提出要求剥夺其融资同意权的仲裁。不过,对于FF是否已经找到了新的融资方,目前也没有明确的说法。

恒大方面,许家印在当初投资FF时也没料到经济形势风云突变,房地产商的日子也不好过。一位资深财务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恒大目前很难拿出现金,因为地产商下半年局势堪忧,恒大不可能再拿得出钱给贾跃亭。而如果能争夺到FF的控制权,能使恒大凭借国家对电动车的支持来渡过眼前的难关,至少在债务方面赢得一些议价权。贾跃亭方面来说,通过仲裁他能暂时拖延势态,仍然控制住FF,以时间换空间。”

量产亮起红灯

现在的问题是,FF正处于FF91关键的量产阶段,此前公司几乎花了大半年的时间建设其位于加州汉福德(Hanford)的工厂。今年8月28日,FF宣布FF91首台预量产车下线,9月19日,这台预量产车从亚利桑那州测试场被运回洛杉矶总部。

但是公司没有报道的是,今年9月,在FF一年一度的为员工和员工家属举行的“未来日”(Futurist Day)上,这辆FF91量产车因电池故障发生了起火。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FF的员工和家属都见证了这一事件,不过公司与员工签署了保密协议,不允许员工泄露这起事故。对此,FF方面没有向第一财经记者做出正面回应。

但在FF内部,这起起火事件成为了量产的一大阻碍。不仅如此,第一财经记者从供应商方面了解到,FF存在拖欠供应商款项的情况。今年8月,FF的一家供应商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FF有意向其所在的公司订购十几个价值较高的零部件,而且还计划于明年订购几千个这类零部件。不过,就在恒大和FF冲突发生后,这家供应商告诉第一财经记者:“FF最近拖延了付款,据说要等四、五周之后才能付款。”根据该公司产品的定价,第一财经记者估算这笔订单规模在几万美元到十万美元之间。

某咨询公司分析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美国的同事早些时候到访过FF的工厂,但是公司拒绝让其参观。“人都去了,就是不让进,结果外面兜了一圈,直接拉到会议室座谈。”这位分析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他看来,FF目前没有释放实际量产的信号,这是令人担忧的,也是导致外界各种负面猜测的原因。“拿到融资可以煽很大的风,原型机有钱也很容易做出来,但是量产永远是最大的问题。”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梦想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在恒大身上拿钱遇阻的贾跃亭,开始去别处寻找资金,这也是他急于想要摆脱恒大的原因。FF在声明中指出:“恒大试图通过拒绝支付款项来赢得FF中国的控制权以及FF所有的知识产权,并阻止FF通过其他途径获得融资。”

与此同时,FF的部分融资已经投入到中国工厂的落地和开工建设。今年4月,FF关联公司睿驰汽车以3.64亿元人民币的价格竞得了广州南沙区万顷沙保税港加工制造业区块。今年8月14日,恒大方面称,FF已经在中国设立总部,并计划在未来十年设立5个研发和生产基地。根据FF的量产计划,十年后年产量将达到500万辆,覆盖低中高端所有车型。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此前获取的一份资料,今年6月,时颖向FF注资时,尽管贾跃亭作为创始人和CEO享有“1股10票”的投票权,对公司仍有控制权,不过,根据对赌协议,如果FF无法在2018年年底前完成量产目标,或者说一旦恒大认为贾跃亭没有能力履行职责,那么贾跃亭的投票权就将转让给恒大,从而失去对公司的控制。

从这对赌协议可以看出,恒大与贾跃亭矛盾激化的根源是对FF的控制权。公开资料显示,Smart King公司董事会目前有7名董事,贾跃亭实际控制的原股东一方占有5个董事席位,恒大方面占有两个席位,而且恒大方面没有参与到Smart King的日常管理中。

针对贾跃亭希望引入新资本,恒大方面拒绝的原因也很显而易见,一方面这会稀释原有的股权,损害原股东权利;另一方面,引入新资本的定价也是一大挑战。

今年7月13日,许家印一行对FF进行视察,同行还包括恒大集团总裁兼FF董事长夏海钧和恒大集团副总裁彭建军等高管。许家印在访问时表示“眼见为实”。他说道:“投资FF绝对是正确的决定,恒大将会在资金、生产基地建设和产品销售等方面给予FF全方位的支持。”

孙宏斌当年狠心抛下乐视,他也曾被贾跃亭的豪情打动,不过在几百亿资金打了水漂后,孙宏斌终于意识到,乐视就是一个无底洞,现实远比梦想残酷。

孙宏斌放手后,许家印勇当接盘侠,当时就有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许家印对电动车不感兴趣,他希望凭借电动车项目来支持恒大主营地产业务。”

不过FF仍然表示将永远不会停止追逐梦想的步伐,即便是在逆境中。“我们将为使命付诸行动,始终为保护我们的公司、合作伙伴、订户车主、员工和投资人的利益而抗争。”FF在声明中写道。

许家印的钱最终是否会像孙宏斌一样打水漂?对此,一位熟悉贾跃亭的资深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除非贾跃亭买下恒大所持的45%的股份,或者找到下一个接盘的人。如果FF破产了,那么这些钱当然就只能打水漂了。”

声明:凡署名"云南房网"的文章均属云南房网版权所有,未经本站允许任何媒体不得转载。如需使用,请联系ynhouse@ynhouse.com。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账号: 密码: 匿名
最新楼盘更多 >>
云南房网2015重装上阵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