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云南房网 > 资讯中心 > 本地 > 正文

别样幸福城8年未完工:价格一再上涨 工期反复拖延

春城晚报       2017年02月13日 08:44   我要评论
分享到:

今年春节,刘文欣(化名)又是在纠结中度过的。这是她们一家在出租房里度过的第8个春节,她又再次回复母亲几年来都反复说过的话:“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交房。”刘文欣没想到,在连维修基金、契税和工本费都交完的情况下,眼看快要成功自救的别样辛福城5号地块又横生变故。说好的去年10月15日前正式交房,又成了泡影,工程再次停工。

去年5月24日,小区被积水包围

去年5月24日,小区被积水包围

业主自救的尝试,也在由开发商造成的各种债务纠纷当中浮沉不定。业主们认为的“不公平”一直持续到2017年,他们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烂尾原因(开发商称)】

限高

开发商在2011年前后才拿下土地,但由于巫家坝机场限高也一直难以动工,直到2012年6月长水机场启用后才正式动工

市场

2014年后,房地产市场陷入低迷状态。房子卖不出去,银行贷款放不下来,导致资金回笼不了

亏损

政府执行新政策,加收约12亿元的土地出让金,企业出现亏损

【别样幸福城时间轴】

2009年

多家单位职工参与团购该楼盘,每平方米3100元,低的2900元,口头承诺约2011年交房

2010年

不到一年内团购价格从每平方米3100元涨至3500元,此后又涨至3700元

2011年

未看到楼房,单位解释因拆迁困难导致未能及时动工

2013年

业主与开发商签订购房合同,每平方米4200元,开发商承诺在2014年交房

2014年底

5号地块自封顶之后持续停工,业主开始走上维权之路

2015年底

业主第一次自救,500多户业主筹集资金1700多万元,预计2016年3月交房

2016年初

第一次自救资金用完后,5号地块距离交房却还有约960万元的资金缺口,未能按期交房

2016年

100余名业主响应第二次自救,定于2016年10月15日交房

2016年

由开发商筹集的钱没能到位,并且建设方与开发商因债务问题产生分歧,导致工程再次停工

近日

供电企业在开发商未交清480余万元的情况下开始进场施工,预计入户的电线、电网能在3月份完工

施工进度缓慢,春节后小区依然是如此模样 业主供图

【回忆】

再次复工的焦虑

近日,沉寂多日的别样幸福城5号地块又开始施工了。据业主介绍,这是经官渡区政府协调,供电企业在开发商未交清480余万元的情况下开始进场施工。

由团购单位赊来、价值350万元的电线、电缆也已运抵仓库,只等时机成熟后入户安装。目前,5号地块房屋的主体工程接近完工,外墙粉刷完毕,门、窗、护栏也完成安装。预计入户的电线、电网能在3月份完工。

但接近完工的仅仅是房屋主体,小区内地面平整、道路施工、绿化、供水、煤气等工程,依旧停滞。刘文欣对于2017年交房也“不敢抱太乐观的期待”。

因为,业主自救已经进行过两次,每一次都对顺利完工报以极大期待,但横生的各种变故又让大家无限失落。很多人以为新房要不了两年就可以建成,但谁都没想到一等就是8年。

多单位参与团购

事情还得从2009年说起。当时在昆明一家地质勘探企业工作的刘文欣听说,自己所在单位已和开发商合作,职工可团购巫家坝机场西北侧将要开发的楼盘,每平方米3100元。

刘文欣决定购买,自2004年从保山调来昆明后,她一直租房住。2009年,她将保山的房子出售,拿着卖房所得的25万元准备团购一套109平方米的房屋。

团购单位不止一家,多家国有企业、政府机构等也参与其中。“听说单位组织的团购房每平方米3100元,比周边的房价低1000元,想着以后可以和老同事住一个小区,我也团购了109平方米的房子。”一家省属黄金公司的职工李先生回忆。

业主张女士向单位缴纳购房定金时,每平方米的价格更是低至2900元。

接二连三的变故

多名购房业主确认,最初缴纳的定金、购房款并未交给开发商,而是交给了单位的后勤部门。各团购单位协调此事的工作人员向职工口头承诺,交房时间约在2011年。

业主们对团购房有疑问,也是与所在单位的工作人员对接,并不直接联系开发商。此后,多家企事业单位与昆明佳达利房地产开发经营有限公司签订团购合同。

但谁都没想到,变故却接二连三地发生。首先是涨价,在不到一年内团购价格从每平方米3100元涨至3500元,此后又涨至3700元。

2011年,业主来到巫家坝西北侧却依然看不到别样幸福城的楼房。“单位的解释是‘由于拆迁困难,以及拆迁补偿费用的增加,导致拿地成本增加,楼盘未能按时开工’,对于这样的解释,我们也能理解。”张女士说。

【尴尬】

未料到楼盘烂尾

那段时间,昆明房价不断上涨,但团购房始终低于市价。黄金公司业主李先生说,当团购房价格涨到3600元时,周边房价已到了5000多元。团购房价格上涨到每平米4200元时,周边的价格已经到了7000余元。

因此,对于涨价和建设拖延情况,团购了房子的职工们虽有怨言,但依然接受了。职工们的等待,直到2013年有了转机。

这一年,他们终于与开发商签订购房合同,每平方米的价格最终确定为4200元。张女士记得,签订合同时5号地的楼房已经建到第四层,开发商承诺在2014年交房。

但承诺依然没有兑现,5号地块自封顶之后便持续停工。

刘文欣不仅购买了109平方米的房子,还购买了一个车位,总价约57万元。其中32万元是向亲友借来的。这几年,她和丈夫一面要负担孩子读大学和研究生的费用,一面还要继续租房子,两人的退休工资,难以积攒下来。

资金链为何断裂

面对延期交房的状况,业主们维权呼声越来越高。2014年底,有业主开始向政府反映情况,也有业主找到开发商询问。

佳达利地产一位负责人做出解释。他称,开发商在2011年前后才拿下土地,但由于巫家坝机场限高也一直难以动工,直到2012年6月长水机场启用后才能动工。但这并不是主要原因,别样幸福城的1、2号地块作为回迁房,在2014年6月交房,同年底3号地块也交房了。

工程停滞的原因六七成是市场不景气、资金链断裂导致的。这名工作人员解释,自2014年后,房地产市场陷入低迷状态。房子卖不出去,银行贷款放不下来,导致资金回笼不了。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府加收了约12个亿的土地出让金。“在我们拿到土地后,昆明市执行了《关于下发昆明市房地产用地出让最低价标准(试行)的通知》。这导致公司拿下的每亩土地又增加了300万元的成本。别样幸福城392亩土地,12个亿一下子就不见了。”

由于企业与团购单位签署合同在先,缴纳土地出让金在后,导致每平方米团购价上调至4200元后依旧低于成本价2000余元,因此企业也出现了亏损,多重原因最终导致开发商资金链断裂。

【两次自救均告失败】

第一次 很多人不知是自救

在了解清楚楼盘面临的严峻局面后,有业主提议,由业主预先缴纳房屋契税、维修基金和增加16800元购买标准车位的费用,作为后续工程复工资金。待房屋交房时再由开发商替业主缴纳这笔费用。

业主自救的想法获得开发商同意和认可,并由团购单位之一的官渡区统计局出面担任第三方设立专门账户管理资金。

随后,开发商、建筑方、团购单位代表签署了一份复工协议。2015年底,800多户业主中的500多户共筹集资金1700多万元,完成了门窗安装、外墙面粉刷、管道铺设工作,并预计2016年3月1日交房。

不过,对于这种行为是否可算为自救,很多业主都有异议。黄金公司的业主李先生说,第一次自救时,主张自救的业主并没有广泛宣传,也没有业主参与监督,导致绝大部分业主都以为这是开发商的行为。

倡导自救的一名业主也表示,业主代表是被忽视的一方。开发商在未告知业主代表的情况下,便通知其他业主到企业交钱,导致很多人并不清楚是自救,虽有官渡区统计局对账户进行监管,但自救的钱怎么花,业主却无法直接了解。

第一次自救资金用完后,5号地块距离交房却还有约960万元的资金缺口。因此,就如何堵上缺口的问题,业主们再次和开发商、建设方、团购单位商谈,确定由业主、开发商再筹集余下资金,将收尾工作结束,并定于去年10月15日交房。

第二次 多因素致再次失败

为此,业主们开始了第二次自救。这一次,业主参与的程度比第一次要深得多。很多业主来到5号地,选出30余名愿意维权的业主成立自救小组。

张女士和李先生也成为自救小组的一员。有业主负责参与监管共管账户,有业主负责监督、协调开发商和施工方,也有业主代表负责联系其余未参与自救的300余户业主,希望他们缴纳契税、维修基金等款项支持第二次自救。

据悉,有100余名业主响应了二次自救,经团购单位和业主协调,又赊来了价值350万元的电线、电缆准备安装。

但第二次自救依然未能成功交房。一是应由开发商筹集的钱没能到位,二是建设方与开发商因债务问题产生分歧,导致工程再次停工。很多业主在指责开发商不守承诺的同时,也指责建设方用5号地的建设进度来要挟开发商尽快还钱。

面对这样的情况,自救小组的成员也异常苦恼,业主并非建筑施工的专业人员,却还要处处充当开发商的角色,联系、协调楼盘施工,自救小组的成员也感到自救举步维艰。

【解释】

建设方出面回应

对于开发商和建设方的纠纷,开发商认为,就5号地块而言,开发商已按照合同约定,在施工期间拨付超过70%的工程款,余下的工程款按照合同约定将在交房验收后拨付。

但建设方江苏中兴建设有限公司一名负责人说:中兴建设负责别样幸福城1、2、3、5号地块的房屋主体工程建设。1、2、3号地已完成施工,并已有业主入住,建设方就将此情况视为交房,但余下的工程款,开发商并未结算。

这位负责人也坚决否认了以5号地来要挟开发商的指责,并称为使房屋尽快完工,还曾内部集资一个多亿,并借3000万元的外债用于工程建设。目前,该地块由中兴建设负责施工的房屋主体工程基本完工,仅剩室内电缆、电线没有施工。

对于楼房外还未平整的土地、未施工的道路和绿化工程,中兴建设称,这些附属工程并不属于他们负责。此外,由于开发商未做好供水、供电工作,以及电梯、消防的验收工作,也让5号地块的房屋难以完成一系列交房验收。

【展望】

异常失望的业主

不论开发商和施工方如何解释,都让参与两次自救的业主异常失望。盼着早日交房的刘文欣一家,两年前就在别样幸福城3号地块租了房。她每天都会去到临近的5号地查看工程进度,也一度担任自救小组的志愿者。

如今,他和丈夫租住在3号地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里。每天盼着交房却交不了的情绪在不断影响着她。她说,儿子研究生毕业后曾谈过几个女朋友,最后都分了,她觉得这是女方嫌她家穷,“连房子都没有自然不会谈婚论嫁。”

而作为自救小组成员的张女士,在经历多次挫折后,也对2017年能否交房这一问题不作推测。因为,等待业主自救的工作还有很多。例如,煤气管道至今未入户,因为煤气公司坚持要将开发商没交够的120万元交齐才会安排入户施工,自来水公司也要求开发商交清欠款才能通水。

希望寄托给政府

对于陷入僵局的状况,开发商认为5号地块的问题是暂时的,整个别样幸福城的局面也有机会盘活。“我们为政府建设的学校,政府会进行回购。业主通过银行、公积金中心的贷款,因为项目停工而没有放款。企业自己向银行贷了5000万元,也没有放款。只要有一处的资金能到位,这些烂尾的工程就能活过来,我们也希望政府能够出面进行协调。”佳达利地产一负责人说。

据业主介绍,目前官渡区政府已成立了多个部门组成的工作组解决别样幸福城的问题。而在数次采访中,不同的业主都表达了同一个观点,他们已将最后的希望寄托于政府。

记者就此事联系过官渡区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对方回复:如果官渡区住建局愿意接受采访再与记者联系,但截至记者发稿前官渡区委宣传部并未就此事进行过回复。

声明:凡署名"云南房网"的文章均属云南房网版权所有,未经本站允许任何媒体不得转载。如需使用,请联系ynhouse@ynhouse.com。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账号: 密码: 匿名
最新楼盘更多 >>
云南房网2015重装上阵
博聚网